田里咬人的蚂蟥竟然救了一位肿瘤患者的生命

水蛭又名蚂蟥,在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男主角保尔柯察金在苏联住院时,伤口淤血许久未好,苏联医生使用水蛭为其吸走伤口的淤血,男主因此获救。近日,湖南省肿瘤医院医护人员利用水蛭,成功挽救一位舌癌患者术后濒临坏死的移植组织瓣,使患者避免了二次手术。据悉,该次水蛭活体疗法用于舌癌患者游离皮瓣清淤为国内首创。

50岁的陈先生于2012年因左侧舌癌在湖南省肿瘤医院由头颈外二科教授喻建军做了左侧半舌切除加吻合血管的游离皮瓣修复术,术后未做放化疗就恢复了正常生活。2022年以来,陈先生发现右侧舌部又长出了肿瘤,且化疗也无效,陈先生便再次来到湖南省肿瘤医院寻求下一步治疗。

“在2012年的手术中,患者已经切除一半舌头,这次因为其它保守治疗无效,只能把剩余右侧舌体都切掉,为了保证患者生活质量,也必须再做一次吻合血管的游离皮瓣移植术修复创面。”喻建军介绍,舌癌患者切除舌部肿瘤后,有中、大型缺损患者可选择各种软组织瓣对创面进行修复。通常是从患者手臂或腿部取下一组带有静脉和动脉的皮瓣,将其缝合固定于缺损处,动静脉分别与颈部的动静脉做显微吻合,使移植组织再次获得血运而成活。

确定治疗方案后,喻建军即刻组织团队对患者进行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后续对皮瓣观察一周后,如无特殊情况发生,陈先生即可出院。但术后第四日的凌晨,值班护士突然发现陈先生舌部移植的皮瓣状态异常。“护士发现后马上通知我去查看情况,当时看到皮瓣呈紫黑色,是明显的皮瓣静脉回流受阻, 局部血液淤积形成的表现。”喻建军表示,通常皮瓣移植后3天是危险期,度过3天后一般不会出现这类情况,但陈先生术前数次化疗可能导致血管内皮受损,较常人更易出现问题。

喻建军介绍,对于这种皮瓣淤血的情况,通常做法是尽快手术探查,但这次情况出现于手术后第4天了,手术探查效果预期较差,如果不采取有效方法及时处理,移植的组织必将会因为局部血液淤积导致坏死。后果就是必须再做一次大手术重新做组织移植,给患者带来额外的痛苦和经济负担。

此时,给医生的选择除了药物治疗外没有更好的方法了,患者及家属也非常焦急,药物治疗一般情况下收效不会大。喻建军想起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苏联医生用水蛭为男主人公伤口放血清淤的情节。水蛭是我国传统的特种药用水生动物,其干制品炮制后中医入药,具有治疗中风、高血压、清瘀、闭经、跌打损伤等功效,而活的饥饿水蛭可用其进行吸血的疗法,可以消除淤血和即时性提高局部血流量。

“要是有水蛭就好了……”喻建军在陈先生病床旁喃喃自语的一句话引起了患者家属的注意。“我们乡下肯定有!等我让朋友去田里抓几只。”陈先生的家人道。

喻建军连忙制止,野生水蛭生长环境复杂,可能附着许多对人体有害的病菌等微生物,不具备用于临床医疗的条件。陈先生的家属再三思索,想起家乡有一家水蛭养殖场,专门养殖药用水蛭。于是,在陈先生家属的联络下,终于从家乡这家水蛭养殖场买来了几只水蛭,当天中午在对水蛭质量进行评估和清洁后,对陈先生淤血的皮瓣开始使用水蛭活体疗法。

“我们一方面是利用水蛭的吸血功能吸出淤积在局部的静脉血,水蛭一旦开始吸血,它的口器就会附着其上,直到吸饱才会自然脱落,因此无需人工过多干预。”喻建军介绍,另一方面,该疗法通过水蛭在吸血过程中所释放的具有抗凝血功能的水蛭素清除组织中淤积的血液,增加组织的灌流量。

数小时后,陈先生皮瓣淤血被水蛭清除大半,局部淤血明显改善。第二天又进行了一次,移植皮瓣颜色基本恢复到红色。陈先生免去了再次手术的痛苦。目前,陈先生术后恢复良好,已恢复进食和语言功能。准备开始下一步治疗。

“头颈外科自2003年开展显微外科,时常能碰到类似陈先生这样的情况,但由于手术探查效果并不都有效果,有部分患者只能重新做移植皮瓣手术,这种情况目前国内外业界都没有办法完全避免。当时我就想,如果能用水蛭吸出淤血就好了。”他坦言,此次陈先生成功应用水蛭疗法虽然是可以复制的临床经验,但其中仍然存在机缘巧合。如水蛭的养殖条件、使用场景等。

喻建军也呼吁有关部门制定完备的准入标准与规范,对其进行进一步管理。如果在安全的背景下使用水蛭,对显微外科术后组织瓣静脉危象的处理必将是一个有效的选择。由于口腔癌高发的缘故,湖南省在游离组织修复口腔癌术后缺损的数量方面一直是居全国前列,使用这种方法如果在规模人群使用有效的话,是可以在业界推广最终造福患者的。

喻建军提醒,水蛭活体疗法必须在极特殊的情况下,由专业医护人员完成,直接用野生活体或粗糙的养殖体进行吸血治疗,可能导致细菌或病毒从皮肤破损处进入人体,导致出现诸如脓毒血症,脑膜炎,败血症等不良后果。它还可以导致出血不止,慢性失血,导致贫血。大家在日常生活中,不要盲目尝试水蛭疗法、如果要用的话也必须有专业人员参与。(刘孝谊、彭璐)